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北仑妇科做人流哪的好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2 12:35:51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北仑妇科做人流哪的好,北仑人流那所医院正规,余姚哪家医院正规人流,北仑好的做无痛人流的医院,北仑人流需要多钱,北仑哪家医院可以无痛人流,余姚妇科人流专业医院

  编者按

  根据公安部公布的《2016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》,全国登记吸毒人员250.5万名,每年消耗的毒品总量近400吨,因毒品而消耗的社会财富超过5000亿元,毒品形势依然严峻。

  这几天,四川凉山布拖县缉毒民警贾巴伍各让无数人落下眼泪。6月14日,贾巴伍各在搜捕嫌疑人时遭遇伏击,最终嫌疑人落网,但年仅34岁的贾巴伍各却不幸牺牲。

  真实的对峙是残酷的,千钧一发、生死一瞬。和平时期,岁月静好,总要有人为万家灯火负重前行。在“6·26”国际禁毒日到来之际,《工人日报》记者走进重庆缉毒警营,听缉毒警讲述那些惊心动魄的抓捕故事。

  重庆涪陵刑警荔枝责任大队辅警周小涛至今伤未痊愈,回想起10余天前那惊心动魄的抓捕经历,才开始感到有些后怕。

  当时,周小涛飞身跃上毒贩所驾驶的越野车,抢夺方向盘,在被高速拖行一公里后,成功将其逼停。最终毒贩被抓,自己浑身多处软组织挫伤,下颌被缝了14针。在这次行动中,警方共查获毒品1000克。

  几天后,重庆万州警方对外公布成功捣毁一个跨川、渝两地的特大运输、贩卖毒品网络,抓获犯罪嫌疑人9名,缴获冰毒5公斤。

  这些案件成功侦破的背后,是缉毒民警把生死置之度外,打击毒品违法犯罪,用生命谱写的禁毒之歌。

  为逼停毒贩被车拖行1公里

  6月10日18时许,涪陵警方获悉,贩毒嫌疑人刘某将于当日19时左右在涪陵区马武镇进行毒品交易,遂当即决定前往抓捕。确认嫌疑人车辆后,周小涛乘坐的敞篷车开到嫌疑人汽车前方进行阻挡,另一辆警方车辆紧逼其后,前后夹击进行抓捕。

  当对方察觉到敞篷车靠近时,猛踩油门驱车逃跑。周小涛瞅准时机,就在敞篷车与毒贩所驾车辆并行的刹那,从敞篷车里一跃而出,从驾驶室窗口死死抓住毒贩车辆的方向盘,向左猛打方向,整个身体悬吊在车门外。一心逃跑的嫌疑人拼命反抗,左右猛打方向盘,试图把周小涛甩下车去。周小涛一边拼命往驾驶室钻,一边奋力抢夺方向盘。

  就这样,周小涛被毒贩车辆持续拖行了1公里左右,才迫使毒贩所驾汽车冲向陡坡撞上路沿石停了下来。他也被强大的惯性甩到了路边,下颚被摔伤,血流如注。但他又爬起来再次扑向车内的毒贩。这时,尾随追击的民警赶至,合力将毒贩控制住,周小涛在毒贩被成功制服后昏迷了过去。

  毒贩被抓住了,周小涛浑身多处软组织挫伤,下颌被缝了14针。

  “我本来想抱住民警直接从山顶跳下去”

  “砂石老板”“包工头”“房产公司总经理”……这些曾是蔡季的“职业”。从事禁毒工作近20年,重庆市公安局禁毒总队二支队探长蔡季已数十次乔装深入虎穴,与毒贩斗智斗勇。

  走进蔡季的办公室,记者发现房间里最多的便是书,有禁毒法、刑法和犯罪心理学等。他说:“有空时,我就翻翻这些书,当卧底的不掌握这些知识,很容易露馅。”

  1999年,从警校毕业后,蔡季成为了一名缉毒警察。他接到的第一项专案任务,就是去扮演夜场里的摇头丸买家。

  “要成功卧底,就得过他们的生活,混他们的圈子。”经过1个多月的卧底摸排,蔡季和其他卧底终于等到了与摇头丸大卖家直接交易的机会。就在贩毒人员颜某刚拿出几百颗摇头丸准备交易时,早已布控在四周的同事,立即将几人控制住。

  蔡季说,从警前10年,他几乎每个月都会接到卧底任务,少则十几天,多则一两个月。时间一长,他就不适宜在卧底一线工作了。

  前年6月,蔡季和同事在去四川对贩毒人员陈某进行抓捕时,遭到对方极力反抗。事发时正值凌晨,蔡季和同事驾驶的四辆车与陈某驾驶的车辆在高速路上一路狂飙,大家决定从前后左右四个方向对陈某进行合围。

  丧心病狂的陈某狗急跳墙,驾车不停地进行撞击,车尾不断传来“咚咚咚”的声音。最后,四辆车将陈某的车困住,陈某最终束手就擒。

  “在每一次重大的缉毒行动中,干警随时处于生死一线。之前在云南的一次缉毒过程中,我们的两辆车在山上围堵犯罪嫌疑人的车辆,不到5分钟就将嫌疑人抓获。”蔡季向记者讲述缉毒经历,“事后审讯犯罪嫌疑人时,对方说了一句‘我本来想抱住民警直接从山顶跳下去的’。后来又通过对地形的勘察,这时我们才意识到当时的惊险。”

  蔡季所在的重庆市公安局禁毒总队二支队,曾荣获全国禁毒工作先进集体荣誉称号,这是全国禁毒战线的最高荣誉。

  “ 没时间怕 , 只能比快 ”

  尽管时间已过去一年,但从缉毒民警的讲述中,记者依稀可见当时惊心动魄的缉毒瞬间。

  2016年4月23日早上8点,万州缉毒民警叶开接到信息,犯罪嫌疑人一伙人携带大量冰毒、麻古,已从成都彭州出发,来万州销货,本地有大买家李晓峰接应。对方有枪,人数不明,枪数不明,线路不明。

  作为该专案的主办侦查员,此前的半年时间,叶开带着两个协警从最底层的零包贩毒摸起,摸到上家,再摸上家的上家,一直追到李晓峰这条大宗交易的线。这是一条完整的制作、运输、销售链,成都彭州制作,销往万州、开州、云阳,以及云南、重庆主城等地。

  临近中午12点,叶开在距离收费站几公里的地方,发现一辆疑似犯罪嫌疑人的四川牌照白色现代车开过去了。通过车窗观察了一小段,叶开觉得有70%的把握,便跟了上去。

  到收费站的时候,意外出现。原本布控的5台车,都陆续去跟踪其他疑似目标车辆,整个收费站,只剩下过了闸杆的路边的一台指挥车。

  白色现代车已经在排队交费了。叶开直接从车上跳下来,跑向指挥车。此时,已经来不及调动和调整。闸口有太多的社会车辆,对方还有枪。

  叶开继续跟踪。路上依旧没有机会,眼看嫌疑车开进了城区。按照经验,进入城区后抓捕难度倍增。群众多,散货机会多。一旦人货分离,抓捕就失去意义。

  进城后不久,白色现代车在一个公交站停下,一个男子钻进后排。叶开确认,那就是李晓峰。嫌疑人接头了。

  人、货,都齐了,剩下的问题就是怎么抓。叶开他们跟到一条车少的上坡支路,现代车停了,但没熄火。停了10多秒,对方又启动了。随后,在一个小区门口停下。当时对方四个毒贩,三男一女,有枪,数量不明。而这边,三个协警,两个民警,只有叶开手里有一支枪。

  打不打?拔枪前叶开问了现场指挥一句。对方回答:打!

  几乎同时,叶开已经拔出枪,子弹上膛。一支枪对四支枪。

  叶开一秒都没停,拉开车的左后门,拿枪的右手背在身后,离对方下车的第一人还有1米多的时候,他喊了一声对方的名字。对方愣了。利用这1秒的时间,叶开扑了上去,将犯罪嫌疑人李晓峰扑倒在地。由于一切发生得太快,车里没有人动。

  有人问叶开:一个人一把枪,对方情况不明就往上冲,不怕吗?“没时间怕。只能比快。”他说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慈溪哪家医院看宫颈糜烂专业